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70)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創文章 >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70)

2019-10-15 05:30:09 作者:凌霜降 凌霜降 凌霜降 來源:凌霜降 閱讀:載入中…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70)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

  第70集

  文|凌霜降

  校對|堅持

  圖|網絡

  嬸兒的碎碎念

  歡迎大家去看下今天的第四條

  對一些情節槽點疑點了解

  看完記得給我點一個在看哦

  因為你的在看能提高公號權重抗擊惡意投訴

  防止有一天你打開我這個公號只剩下一個感嘆號,

  看不到蔚藍姑娘和各種帥氣小哥哥的故事哦~

  后臺回復我想”可以獲取之前更新的全部情節:

  “馬上。”孟蔚藍掛斷手機,正想把坐標給韓柏宇發過去,“篤。篤。篤。”門外忽然響起了一種有點奇怪敲門聲

  接上集

211為什么說敲門聲奇怪呢。因為是一種很有規律的,“篤。篤。篤。篤。”很有規律根本沒有停頓,像有個機器在外面敲門一樣。這種敲門聲在孟蔚藍聽起來就有一種可怖的奇怪,她馬上再次撥通了韓柏宇的電話:“叔叔,有人敲門,敲門聲很奇怪,怎么辦?”“不要開門。你先問一句是誰。”韓柏宇臉色微沉,馬上站了起來拿起外套往外走:是誰?韓析宇?安仔和燒鵝一直都還沒有找到仇濤,會不會是……想到這里,韓柏宇加快了往外跑的腳步:“不要掛電話,我現在馬上回去。”“好。”孟蔚藍小聲地應著,從屋里走出來后,卻很聰明地喊了聲:“叔叔,有人敲門,是有客人來嗎?是誰呀?”這樣出聲,至少讓外面的人覺得屋里不只有她一個人。 “是韓柏宇家嗎?”韓析宇正以一種逗人玩兒的姿態在敲門,這也是為什么敲門聲顯得奇怪的原因。他聽到屋里的女生居然在叫叔叔,頓時笑了,小姑娘還挺搞笑,什么叔叔,韓柏宇明明在單位里呢。所以他也沒打算扯謊,直接就說了韓柏宇的名字。孟蔚藍聽外面的人準確地說出了韓柏宇的名字,一下愣住了,放輕手腳小跑著回到房間里:“叔叔,怎么辦?他是來找你的!他說了你的名字!”已經開車上路的韓柏宇聽到這個,臉色更沉了,說出他的名字,肯定就是知道那是他家。這世上知道他住在那兒的人還真沒幾個,除非別有用心的人特意去查了。想到這些,韓柏宇又將腳下的油門踩得緊了些。門外的韓析宇聽到屋里沒了聲音,于是又敲了一下:“你好,請問這是韓柏宇家吧?”孟蔚藍想應答,但是卻不敢,只得又問韓柏宇:“怎么辦?他又問了?叔叔,他是誰呀?”韓柏宇特意囑咐過她,因為他是JC,整天都和罪犯交道,有時候會有一些不法分子想走絕路,有時候會打聽到JC的家庭住址也不一定。所以讓她不管是誰都一定不要先開門,最好是假裝不在家,然后馬上給他打電話。韓柏宇都這么說了,孟蔚藍自然不能掉以輕心,更不敢隨便開門,萬一門外是個亡命之徒,非要抓住她做點什么背鍋,那可就糟了。“告訴他這是韓柏宇家沒錯。讓他等著。”韓柏宇一邊說一邊慶幸自己房子買得離單位還算近,否則他還真不知道這會兒自己會不會被急死。“好。”孟蔚藍輕巧地應了一聲,又從臥室走了出去對著門喊:“你好。這是韓柏宇家沒錯。不過現在不方便開門,請你等一會兒。”“好。”呵呵,還不方便開門,要不是他早已經知道韓柏宇不在家,屋里就小姑娘一個人。換了別人還以為韓柏宇在里面做什么呢。韓析宇想完這些,轉念又覺得自己想得是不是有點太污了,他哥應該不會是那樣的人吧?韓析宇正胡思亂想著,也沒注意到韓柏宇刻意放輕了的上樓的腳步聲,等他聽到動靜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被韓柏宇制住壓在了墻上,而韓柏宇低沉的聲音充滿了殺氣:“你要做什么?”“呀啊痛呀呀啊!哥!是我呀是我呀!”韓析宇痛得大叫,終于知道那天他哥為什么一個人打四個還嚇得對方屁滾尿流了,這擒拿技術真不是蓋的:“哥!痛呀痛呀!”韓柏宇放開了韓析宇,伸手把他蓋著頭臉的衛衣帽子給扒拉掉,看清楚真的是自己的弟弟后,順手給了他一腦殼:“干什么呢你!”“哥!爸媽都不在家我來找你怎么啦!”韓析宇也委屈呀:“屋里面的女生是誰呀!為什么她能住你家我不能?!” 212一直在屋里聽動靜的孟蔚藍這會兒聽出來外面應該不是壞人了,她小心翼翼地打開門,看著韓柏宇:“叔叔。”既然已經打了照面,韓柏宇也沒有辦法,只得發泄似的推了一把韓析宇:“就你事多。進去說。”韓柏宇對自己的態度點兒不好,但韓析宇卻莫名感覺到親切,一臉笑嘻嘻地跟進屋里,對孟蔚藍打招呼:“你好呀小妹妹。”韓析宇有點流里流氣的打招呼,惹來了韓柏宇一記狠狠的似乎能刮傷人的眼刀,韓析宇趕緊改口:“你好!我是韓析宇!”“你好。我叫孟蔚藍。”孟蔚藍剛才已經聽出來了,這家伙是韓柏宇的弟弟,她仔細地看了他一眼,長得倒是十分好看――不過,怎么看都沒有韓柏宇好看就是了。“孟蔚藍,名字很特別哦!”韓析宇敏銳地覺察到了哥哥對這小女生的維護。不過這女生看起來也太小了吧,她多少歲?十六?還是十七?韓柏宇是那種心里即使有一百個疑問只會自己默默地去查清楚的人,而韓析宇則簡單明了得多:“小妹妹,你幾歲?”“馬上十七歲。”這是韓柏宇答的。他被韓析宇這句“小妹妹”喊得,一張本來已經很冷的臉又冷了幾分:“你來這里什么事?”“老爸老媽不在家,做為未成年的我來投靠哥哥呀。”韓柏宇嘻嘻地笑,自顧地往沙發上一坐:“哥,我今晚可以住你這里不?”“滾。”“不可以!”滾是韓柏宇說的。不可以是孟蔚藍說的。兩人異口同聲,表達了同一個意思:韓析宇很不受歡迎。但韓析宇似是對這個答案了然于心一樣,伸手指了指孟蔚藍:“為什么她可以,我不可以?”韓析宇問完這一句之后,不知道為什么,忽然好想讓他哥回答一句“因為她是我的女人”之類的句子,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坐實他這巖石一樣很難動搖的哥哥對這個小女生動情了吧?“這是她的房子,她的家。她當然可以住。”韓柏宇仍然冷著臉,拿起韓析宇的包就扔到他身上:“起來,跟我走。”“干嘛,要去哪?”韓析宇被強行扯了起來,很是不情愿:“難道這不是你家嗎哥?哥?”韓柏宇沒有再說話,強行把韓析宇扯出門去之后,才回頭對孟蔚藍說了一句:“把門窗反鎖好,誰敲門都不要開,有什么事馬上給我打電話。”孟蔚藍連連點頭,她看著韓析宇一臉不甘心的樣子有點兒想笑,但是又覺得他很呱噪。再一看韓柏宇黑得沒了邊的臉色,孟蔚藍覺得自己還是乖巧一些好,于是也沒等他們走,就乖乖地關上了門落好了鎖。孟蔚藍鎖好門后,只聽外面呯的一聲響,好像有誰倒地上了,然后聽到了韓析宇抱怨的聲音:“哥,你干嘛對我這么暴力?”沒有聽到韓柏宇的聲音,但是孟蔚藍卻能想象他的表情,應該不會好到哪兒去。原來他還有一個弟弟呀。他弟弟看起來和他的感情很好,只是他好像比較冷漠一點,不怎么愛理他弟弟……他出生在什么樣的家庭呢?好像從來沒有聽他提起過自己的父母,只知道他外公去世的日子和她父母去世的日子應該是差不多時間。有點小傷心,但是,又有點小確幸,因為她居然能認識他,生命與他有了交集(在這里不得已又出來解釋一下,這本小說男主在遇到女主的時候女主的年齡太小,后臺有幾位讀者一直在提意見,說這本小說看著膈應感覺不道德亂倫建議我馬上停更或者不要再繼續寫他們是一對了,甚至措詞激烈指責像我這樣的作者根本就是在給讀者傳遞健康感情觀教壞小孩子讓那些幼女狂得到狂歡不配做一名作家舉報我讓我永遠沒有辦法再寫……雖然之前我已經解釋過了,但在這里還是要再給大家介紹一下男女主的感情線:女主第一次遇到男主的時候是七八歲,當時男主對她來說是一個給過她安慰的哥哥,重遇時女主其實已經十五歲快滿十六歲了,只是長期被虐待看起來比較瘦小,而且當時女主對男主并沒有什么男女之情,到了高中后得知他就是當年的哥哥后才對他有了少女情懷。至于男主,之前也對女主只是憐憫幫助之意,直到現在女主已經長成少女快成年了,他也沒有對女主產生你們所想象的“邪惡念頭”,至于以后如何,我會根據人物性格推動故事的發展循序漸進寫至明朗。所以,我不能為你們刻意想歪的情節與三觀覺得的“膈應”負責,我還是得把這個故事寫完整。如果你仍然覺得不適,就取關不要看了,我們相忘于江湖一別兩寬可好?此外有讀者來勸我不要和這些人計較當他們放屁認為我介意這些攻擊與歪曲是小氣玻璃不夠大度不像個世外高人不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作家啥的……寶寶們呀,你們嬸兒我,也吃飯喝水歡笑哭泣疲憊難過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呀,沒有人能對惡毒的攻擊做到完全在乎,只是有的人默默吞了下去,最終吞不下了就會像今天韓國自殺的那個二十五歲女孩一樣罷了。舌上三尺有龍泉,殺人不見血,還望大家口下留情。感謝與你們相遇一場。) 213樓下。“哥!她是誰呀?”韓析宇雖然挨了揍又被粗魯地塞進了車里,但還是表現了他身為一枚死心不息的好奇寶寶的特質:“清淺姐知道嗎?”聽到何清淺的名字,韓柏宇的臉冷了幾分:“小孩子不要亂猜測事情。”韓家與何家有意聯姻,意圖強強聯合,這他知道。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會是那個代表韓家的人,他只是姓韓,他不會也不愿意代表韓家的任何事。“哥你這樣就不對了,誰不知道你和清淺姐要好……”韓析宇說到這里,被韓柏宇的眼刀把剩下的話給斬斷了,很是委屈:“反正我也是不愿意的!”韓析宇自然也知道兩家有意聯姻的事情,如果哥哥不愿意和何清淺在一起的話,韓家就兩個兒子,那么剩下的人就只能是他了。何家還有一個寶貝小女兒,現在才九歲,韓析宇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要和一個九歲的小女孩訂親結婚,簡直就要開始恨自己姓韓,但是,這好像是韓夫人刻意推動的事情,他……“回家。或者跟我回單位睡值班宿舍。”韓柏宇拒絕和弟弟再討論有關于韓家的沒有任何營養話題,他給了韓析宇兩個過夜的選擇。雖然他根本不希望他選擇第二個,但他對于弟弟這種粘人的功力很是了解,如果他想跟著他,在他的目的達到之前,他大概很難甩掉他。果然,韓析宇很快就權衡好利弊:“睡你的值班宿舍!”“……”韓柏宇無話可說,他開始后悔給他第二個選擇了。他黑著臉把車開回了單位,下了車就一聲不吭地往值班宿舍走,韓析宇趕緊拿起包小跑地跟在他身后,一張俊美臉上還是笑嘻嘻的:“好興奮,居然能住在JC局里。”韓柏宇看了他一眼,韓析宇又裂開嘴露出整齊好看的牙齒笑:“像我這樣安份守紀的好公民,如果不是跟著哥,大概是沒有機會住JC局的。”這種想法也真是……韓柏宇繼續保持了對弟弟的無語。“給你兩分鐘。熄燈。”把他帶到宿舍后,韓柏宇看都沒看好奇地四處打量簡陋的值班休息室的韓析宇一眼:“不許走出這個門。我去加班。”說完他也不管韓析宇同意不同意,關上門就走了,留下韓析宇對著這間只有他臥室的衛生間大的休息室里唯一的一張鐵架床發呆――JC也太辛苦了吧?這么艱苦條件,他睡不著……那……他可以跟著他哥去加班的吧?韓柏宇現在正在機房里給孟蔚藍打電話:“這邊完全聯系不上。我給你一個通訊方式,看能聯系上嗎?聯系上的話問他是不是周煥野,報我的名字,把新坐標告訴他。”周煥野雖然是為了找沐之杉而去,但這不是普通的海上搜索任務,他應該是帶了人的,以周煥野的性格,也不可能沒考慮有海上信號穩定問題。到底出了什么事?還是那個地方沒有信號?完全聯系不上,這很讓人不安。四個小時前。荒島邊兒上,已經繞島盤旋了幾周的直升飛機上,駕駛員看了一眼油箱,回頭對準備跳傘的周煥野說:“燃料不夠了。我們得找地方強行降落。已經請求支援,但是信號發不出去。這里島上好像有磁場干擾。”“我們跳傘后你撤離。明天此時來接我們!”周煥野與一名同伴全套迷彩野戰裝備,他的一張俊臉上也抹了油彩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眼底的凝重卻泄露了事情的復雜:這就是余念的求救信號發出來的坐標。島嶼位于公海南面,隸屬太平洋,地圖上沒有這個島嶼,島嶼并不大,但他們已經繞島幾周,都沒有發現任何船只人跡。島上巖石林立樹木怪異,根本找不到直升飛機停靠的地方――真的一小片空地都沒有,連沙灘都沒有。更令人覺得奇怪的是,如果太靠近島嶼,通訊信號就會完全消失,甚至連飛機的操作都在受影響――余念是怎么來到這里的?他是怎么發出求救信號的?現在他在哪兒?未知太多了。周煥野決定跳傘上島,進行人工搜索。

  第69集完

  本故事的已更情節在后臺回復“我想”即可獲取,情節緊湊,請按順序閱讀

  更多精彩故事推薦

  天才少年的禁斷之戀

  凌霜降

  少女心與現實清醒共存的嬸兒

  但愿晴空有見  但愿你安度一生

  ○

  好故事|啃狗糧|特簽書

  左邊關注右邊贊賞,你們隨意么么噠3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重庆时时彩调整通知 恋战银月赚钱吗 千炮捕鱼2单机破解版 手机阅读赚钱 提现 捕鱼来了手机最新辅助 福建31选7开奖 内蒙古时时彩彩开奖 个人开发app赚钱吗 北京pk10哪里发行的 最赚钱的早餐生意 6场半全场推荐 在手机买彩票网站是哪个 淘宝快3红包 快乐10分玩法解释 澳洲幸运5开奖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上彩票二分彩